《江湖第一余孽》原著小说_北都扶苏的新书_江湖第一余孽全文免费阅读

书名:江湖第一余孽

简介:“江湖是什么?”“人与人之间的那点东西,就是江湖。”“不算错,却以偏概全。江湖啊,人与人之间是江湖,妖与妖之间是江湖,传说中的仙人彼此间也是江湖。江湖是恩怨,是因果,是一片修罗场,在这修罗场活下来的人,不论有罪或是无辜都是江湖余孽。”“余孽嘛?就算是,我也要做第一余孽。”

江湖第一余孽每日更新中!

作者:北都扶苏

更新时间:2022/04/19 20:50

江湖第一余孽最新章节:第九十五章 风月中的试探

    萧渐离说完就直接走进了大厅,水台之上,有一面带紫砂的女子轻轻按着玉箫,不如云梦婵那般妩媚多情,她气质清冷空明,犹如从月下人间的谪仙。

    萧声如浪潮汹涌,碧海潮生,开阔豪放。一边的男性琴师复合的极为勉强,虽然节奏不乱,也没有错音,但意境相差了太远。

    “孟玲月的萧声还是充满了大家风范。”

    “孟花魁的在萧声一道上的确造诣颇高,可她的书画更是一绝。”

    萧渐离暗暗看着台上之人,听到周围之人小声的谈论,他已经知道眼前之人的身份,花月楼的三位花魁之一,孟花魁。

    的确,凭借这孟花魁的气质,足以与云梦婵与尹雪衣相比,好嘛,时至今日,这三位花魁他萧渐离算是都见齐了。

    萧渐离又在下面听了一会儿,然后有一位公子哥无意之间看了一眼他,才失声说道:“是萧渐离公子。”

    在场的多是世家子弟,而在如今的雍枫城中,世家子弟以萧渐离为目标的不知道有多少,众人见了萧渐离前来,纷纷回头看向他。

    台下的声音逐渐变大,而孟玲月此时也在一边吹奏着玉箫,一边悄悄打量萧渐离,她的第一感觉就是年轻,这萧渐离果然如传闻中一样年轻的不像话。

    可就是这么年轻的一个男子,能抓住六扇门都无能为力的采花贼,对着城中四大大家族的人时,也是心狠手辣,也就是那时,他展现出了惊人的武道修为。

    而且还不说他能杀得了在后天武者眼中恍若神明的先天武者。

    萧渐离见到众人都回头看着他,他轻咳一声,然后直接上了楼。此时台下的众人相互议论,“萧公子是来见云梦婵的吧。”

    “当然了,传说中云花魁可是对萧公子一见倾心。”

    “诶,我等何时才能得到一位花魁的垂青啊。”

    “周兄,就你那模样,还是回家练练诗文剑术吧,也许还有一丝机会,你单纯靠脸是不可能了。”

    “我去,你个混蛋没听说过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吗?”

    上了楼的萧渐离,直接向着云梦婵的琅琊水乡快步而去。等走到门前,他轻轻的敲了敲门,然后说道:“云姑娘,萧渐离求见。”

    “萧公子直接推门进来就是了,何必说一句求见呢?”

    萧渐离推开了门,看见云梦婵身穿一身的黄色宫装百花长裙,宛若一个花丛中的黄莺,她手中正在把玩一个木雕,见萧渐离进来之后。

    云梦婵放下手中的木雕,对着萧渐离莞尔一笑道:“萧大公子来我这琅琊水乡,使得我这琅琊蓬荜生辉。”

    “云姑娘客气了。”

    “呵呵。”云梦婵捂住了自己的嘴轻笑了两声,“萧公子请坐。”

    萧渐离点了点头,关上了琅琊水乡的门,就做到了云梦婵的对面,云梦婵眨了眨眼睛,随即笑道:“萧公子是因为想我,所以才特意来看梦婵的?”

    萧渐离思索了片刻,然后望着云梦婵认真道:“是。”

    云梦婵闻言,拿起桌上的玉壶,给萧渐离斟酒,然后放到了萧渐离的面前,“萧公子是雍枫城一带著名的青年才俊。

    萧公子愿意做我的入幕之宾,可是让孟玲月与尹雪衣都要愤恨了许久,她们说如果不是我先遇见萧公子,那么萧公子绝不会入我的琅琊水乡。”

    “不过”云梦婵话锋一转,“入了花月楼不上床的,可真是不多见。”

    萧渐离眉毛一挑,“云姑娘,入了青楼楚馆,不上床的应该只有我一个吧。”

    云梦婵闻言面不改色,“如果萧公子愿意与梦婵共赴巫山,行那云雨之事,我这就给萧公子宽衣解带如何?”

    萧渐离笑了笑,没有答话,只怕这云花魁的床他有命上,却没命能下来,这云梦婵虽然举止风尘,但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的。

    云梦婵见到萧渐离不说话,也没有继续刚才那个话题,她拿起手中木雕,放在萧渐离的眼前说道:“萧公子可知此人是谁。”

    这木雕是一个青年男子,持着利剑,神情睥睨天下,这木雕极为的精心,连腰上的腰带都栩栩如生。

    “看起来云姑娘真的很喜欢木制的雕刻?”

    “幼时所爱的玩意,不过我一直没舍得丢下。”

    萧渐离目光沉了沉,然后说道:“我知道云姑娘是用剑高手,此人定是一位当世剑道极高的剑客。”

    云梦婵摇了摇头,“萧公子,你猜错了。”

    萧渐离轻轻皱眉,“难道这人不是剑道高手,而是云姑娘你一个倾心的男子,难道这雕刻的人是我?”

    云梦婵忍不住捂嘴直笑,那声音犹如风铃传入萧渐离的耳中,“我说萧大公子,你是我见过最为自恋的青年才俊。

    我说萧公子你猜错了,并不是你猜错了他的身份,他的确是一名剑客,但他的剑道可不只是极高就可以形容的。”

    萧渐离心头一愣,他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然后他一言不发的看着云梦婵,示意云梦婵继续说,他不想猜了。

    云梦婵停住了笑声,轻轻叹了一口气,“仙人何事藏星河?剑照万古无长夜。”

    “原来是叶维空,不过叶维空叶剑尊在数千年前就已经消失了,云姑娘莫非知道叶维空的长相。”

    云梦婵摇了摇手,“梦婵当然不知道,南梁皇室或许有叶维空的画像留下,但我又没机会看见,我怎么知道叶维空长什么样子,我只是凭借我想象,做成了这座木雕。”

    “叶唯空可是数千年前的人物,云姑娘该不会对他倾心吧?而且叶唯空可是大夏,也就是我大魏的仇人。”

    “呵呵,萧公子真会说笑,叶剑尊早已消失了两千余年,梦婵当然不会对他倾心,至于他是大魏仇人这件事情嘛,可影响不了他在天下用剑之人心中的地位,无论南梁大魏,或是西域海外等地。”

    其实萧渐离他认可云梦婵说的话,实际上对于现在的他来讲,南梁北魏对于他没有分别,他只在乎自己能不能获得益处。

    不过萧渐离也不想再和她谈论这个话题,毕竟这云梦婵背景神秘,他从衣服以内掏出了一个精致首饰盒,放到了云梦婵的面前,“这是你送我海底奇鲮香木的回礼,区区博礼,不成敬意。”

    “呵,梦婵倒是没想到你萧大公子还有这番情趣,不过既然是萧公子送的,不过什么我都喜欢,是胭脂?”说着云花魁打开了锦盒,从中拿出了一支十分精致的金步摇。

    她怪异的看了萧渐离一眼,然后啧啧称道:“萧公子怎知梦婵最喜欢发饰,这只金步摇十分精致,云梦多谢萧公子。”

    萧渐离摆了摆手,然后他问出了自己一直想问的问题。

    “云姑娘,在下有一事想问,还望姑娘直言。”

    “公子请说,梦婵毕竟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云姑娘,我上次离开雍枫城的时候,你是否已经知道,李家派了杀手要来杀我。”

    正在打量着金步摇的云梦婵闻言一愣,她疑问说道:“公子说笑了,我云梦婵哪有这个能力,萧公子何出此言?”

    “既然你云花魁不知道,那为什么那日那么认真的叮嘱我路上当心。”

    云梦婵将金步摇放在锦盒中,然后小心盖好,平静的说道:“萧公子,这不过是离别时候的都会说道别之语嘛。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那么巧,你刚出雍枫城就遇见杀手。

    怎么?难道萧公子认为那血衣楼的杀手并不是李家之人派遣的,而是我云梦婵派遣的?”

    萧渐离笑了笑,眉毛一挑道:“当然不是,我与你云姑娘往日无怨,近日无仇,又没有利益冲突,你没必要这么做,而且请一个血衣楼的杀手,这个代价可不低。”

    “萧公子说的是,不过如果不是那杀手出现,恐怕雍枫城的所有人都会小瞧了萧公子。萧公子的秘密可真是不少呢。”

    云梦婵说完眨了眨眼睛,她将装着金步摇的锦盒放到了一边,自己带着审视的眼神看着萧渐离。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