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灵不散》原著小说_痕离夜落的新书_凶灵不散全文免费阅读

书名:凶灵不散

简介:魅莲为眼,可观死界。大龄剩女苏落,在一次车祸之后,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从此拥有魅莲鬼眼,与鬼为伍。只是迦若,你是没有心的,那我的心呢?

凶灵不散每日更新中!

作者:痕离夜落

更新时间:2022/04/21 13:10

凶灵不散最新章节:第107章 回到门口

    终于……终于出现了吗?

    这竟然,是个婴儿化作的婴鬼吗?

    我虽然没有见过婴儿化作的鬼魂,可日常在网络上看小说或者是电影的时候,都有那么一种说法,婴灵形成的鬼魂最是凶恶无比,只因它们或者是还没有看到这个世界就死去或者是刚刚看到这个世界就死去,所里心里累计了强烈的不甘和怨恨,怨恨这个世界,怨恨一切它们没有概念的东西。

    我竟然,碰上了一个婴鬼吗?

    我不知道这个婴鬼要如何做,只是僵立在原地没有动,那婴鬼也静静地趴在地上,仰着头,保持着对我裂开嘴笑得样子,就好像一瞬间被定格在这里一样。

    “你……你找我有什么事?”我终是开口,既然我已经拥有魅莲,既然能够吸引恶鬼,这恶鬼总是希望通过我这个跟人间的媒介来做些什么吧?不会害我性命的。

    我这样安慰着自己,开口问道。

    婴鬼也动了,它细小的四肢在地面上爬行,支撑着那硕大的头颅摇摇晃晃地向着我靠近,我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又一步,那爬动着向我靠近的婴鬼停了下来,再一次抬头,猩红的眼睛凶恶地瞪视着我,好像被我激怒了一般,它要靠近我,不让我躲!

    我几乎是下意识地就明白了它的意思,可想着那一嘴的尖牙,我如何可能不躲,脚下还在不自觉地想要向后移动。

    “哇——”

    尖利的叫声从婴鬼的嘴巴里发出,婴鬼大大地张开嘴巴,露出雪白锋利闪烁着寒光的尖牙,好像猛兽被挑衅之后的警告一般。

    声音未歇,婴鬼伶仃的四肢在地面上一撑,小小的一团身影从地面上跳了起来,猛地向我的面门扑了过来,雪白的牙齿在空气中划过一道森冷的白光,我毫不怀疑它若跳到我身上定然会一口咬掉我一片血淋淋的皮肉下来!

    我飞快地向着旁边一跳,躲开了婴鬼的攻击,婴鬼“嘤咛”一声,已经是落在了地上。扑了个空。

    但婴鬼显然不会就此放过我,就见那团小小的黑影在地面上轻轻地摆动了一下,就跟一个弹动的丸子一样又向我冲了过来,小小的面容竟然呈现出狰狞的纹路,而更加诡异的是,我竟然一丝一毫都看了个清楚,就好像这是天光白日里一般。

    我脚下一软,差点跌倒,却也因此躲过了婴鬼的再一次攻击。

    我如何还能继续待在原地等着婴鬼扑到我的身上,在意识指挥之前,我的双脚已经迈动起来,深一脚、浅一脚地向着不知道哪个方向逃了去。

    一边跑,自然不放心身后的婴鬼,一边扭头向后望去,只感觉那婴鬼的速度如同扎眼之间就能缩地成寸一般,无论我怎么跑,那婴鬼都在我伸手跳起来向我扑过来,在我躲过去的时候,婴鬼到了我前面的地方,我再扭头逃跑!

    气喘吁吁,两条腿像是灌了铅一样,沉得再也抬不动了,胸口似乎瞬间肿胀了起来,连同整个嗓子眼,都肿胀堵了起来,连口气都喘不上来了,我知道我是到了体力的极限了,就像是曾经在学校里比赛跑圈一样,我总是无可争议的倒数第一名,因为只要跑起来,我就会喘不开气,嗓子眼就会肿胀堵起来,就会听到自己胸腔里发出风箱一样的声音,好像垂死的老人。

    我歪歪斜斜地向前跑着,终是不甘心躺在原地被一个小小的婴鬼啃噬,只是脚下却像踩到了棉花上,一点劲力也借不上,地面上不知道哪里凸起了一个小石子,绊在我的脚尖上,居好像压倒了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我“噗通”一下摔倒在地。

    再也没有力气爬起来,我强撑着抬起上半身,打算做最后的挣扎,若它扑上来,若它扑上来,我唯有一双手可以抗拒而已……

    仿佛蓄势待发紧紧盯住自己食物的野兽,小小的婴鬼到了近前反而不再扑过来,而是一步一步地向我爬了过来,猩红的眼睛,森白的牙齿,怎么看都闪烁着嗜血的光芒。

    我的双手无意识地在地面上摸索着,指望着摸到一块石头防身也好,可粗糙的不满了砂砾的地面并没有大型的石块,只是在手掌擦过那些地方的时候,加深了手心擦伤的痛感。

    说不得,要舍弃自己的胳膊来保命吗?

    我还在控制不住地喘息,刚刚剧烈的奔跑已经耗干净了我的力气,胸口不断地起伏,根本就控制不住,我颤巍巍举起手,用手臂遮挡住脸部的地方,不管怎么说,我也是个女孩,不想脸上被撕下一块肉来,那样,就毁容了吧?

    出乎意料地,婴鬼爬到我的身边并没有凶性大发,而是调转了个方向,径自爬走了。

    我愣了一下,连忙转头追随婴鬼的目光,却再一次看到了那两扇陈旧的木门。

    “吱呀——”

    这一次,木门真的在我面前打开了,婴鬼不紧不慢地向着大门里爬了进去,就在小小的身影要被大门里的黑暗吞噬的时候,婴鬼再一次回头,猩红色的眼睛在黑暗中熠熠发光,似乎是在警告我。

    我终于是,又来到了这栋大楼的入口,看来,今晚非进不可了!

    这样的念头刚起,突然一个激灵,耳中只听到嘶哑平板的声音:“终点站已到,下车!”

    我一个恍惚,发现自己竟然还是在灯光昏暗的公交车上,公交车刚刚停稳,门洞打开,我下意识地就从车子上跳了下来,就跟刚才一模一样,难道说,刚才的一切是恍惚之间的幻觉?

    公交车绝尘而去,我抬起头,果真,是那栋霓虹灯闪烁的大楼和陈旧的木门。

    只是这一次,木门在我看过去的时候,“吱呀”打开,露出了黑洞洞的内里,一切都看不分明。

    这次,真的是必须进去不可了吧?

    若不进去,只怕跟刚才也没有什么两样,徒费力气罢了。

    我从冰冷的地面上爬起来,刚刚站定,面前黑乎乎的大门突然就亮起了灯。

    雪白的,刺眼的灯光从大门中迸射而出,大门的中间,。立着一个长长的身影。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