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她戏多嘴甜》原著小说_玖拾陆的新书_姑娘她戏多嘴甜全文免费阅读

书名:姑娘她戏多嘴甜

简介:温宴重生了。仇人还一个比一个滋润。不行,她得重新报个仇!霍以骁“怎么报?”温宴“戏多,嘴甜。”霍以骁“戏是挺多,嘴……”温宴“不甜吗?”霍以骁“……甜。”—偏执心狠男主×口蜜腹剑..

姑娘她戏多嘴甜每日更新中!

作者:玖拾陆

更新时间:2022/05/17 12:54

姑娘她戏多嘴甜最新章节:番外25 补得进去

    瑞雍十五年的开始,对温宴而言,很是顺畅。

    小殿下抓周“抓”了个满满当当,乐得所有人都笑得直不起腰来。

    满岁了的孩子也比最初只知道睡觉的婴儿有趣多了,天天都是新鲜事儿,让漱玉宫里满是欢声笑语。

    有趣事儿传到御书房和常宁宫,皇上和太妃娘娘也极其爱听。

    满朝皆知,皇上格外宠爱这位小殿下。

    他不方便时不时来漱玉宫探望,都是让太子抱着小殿下到御书房里,乐呵呵地逗上一阵。

    夏初时,温辞娶了周持。

    姐姐周矜的婚事还在商议,并非是周大人与戴天帧谈不妥,只是戴家到底远在临安城,戴天帧要禀父母,男方再上门提亲,一系列仪程,难免花费工夫。

    周侍郎原想要两个姑娘一块出阁,被周夫人讲了几个上错花轿、阴差阳错的故事,唬得再不敢提了。

    姐妹之间,虽说有个长幼顺序,但定安侯府与周家都不讲究这些,何况又是双生子,所谓的长幼,相差也就一刻钟。

    两家便挑了个好日子,热热闹闹办了喜事。

    燕子胡同的地方到底是不够宽敞。

    长孙成亲,桂老夫人心里盼着风光,又担心太过张扬招眼,不是好事,干脆,还是借着地方小的名头,只请往来多的、关系近的。

    温宴早早就回去观礼了。

    她以前住的西跨院,重新粉刷布置,做了新人新房。

    这事儿,曹氏一早也与她商量过了。

    老夫人既是要在京中住到寿终,那等她身体渐渐弱了之时,三房那儿,不说当差的温子览,安氏与几个孩子总要过来、在老夫人跟前照顾几年的。

    那时候,温慧出阁前住的西厢便给安氏与温鸢住,若她们想清静些住跨院,就和费姨娘的东跨院换一换。

    左不过这么些地方,自家人又和睦,这些都好说的。

    温珉与温章就住前院了。

    温辞如今的书房住处往后就给他们用。

    虽然,长房原先还有一套温子谅留下来小宅子,温章的年纪亦不是不能够单独生活,但一个人住在那儿,总是空落落的,不及一家人在一块,衣食住行都彼此有个照顾。

    至于最后是不是这么落实,就看几个孩子自己的想法了。

    温宴听着,这么安排倒也不错。

    她也确实很想念温章。

    临安城里,跟着玉泉书院的方大儒,与孔大儒,温章确实能学到很多真本事,可温宴更关心温章的身体。

    前世,就是在这一年,温章染了风寒,治得并不彻底,最后落下病根,再不能走仕途了。

    其中缘由,许与温章彼时内敛的性子有关。

    有病有痛,一直忍着不提,他平日都在书院,等家里察觉到时,还是延误了。

    彼时,桂老夫人定是想办法请了能请的最好的大夫,依旧无法妙手回春。

    这一世,虽说温宴时不时就叮嘱温章“会哭的孩子有奶喝”,一点小毛病也一定要告诉家里人,可到底是不在眼皮子底下,温宴无法不担忧。

    若是在京中,真发起病来,寻医这一项,比在旧都便捷许多。

    因此,借着温辞成亲的机会,温宴费了一番口舌,让桂老夫人应下接弟弟进京。

    桂老夫人嘴上说的是来来去去、耽搁两个孙儿念书,可内心里,又怎么会不希望见一见他们?

    尤其是,温珉这两年功课长进了,温章本就是京中出了名的神童,两个孙儿往左右一站,老夫人能得多少溢美之词呢!

    而那些溢美之词,比什么人参鹿茸都有用,补得进去!

    曹氏今儿忙得分身乏术,温宴不用人招呼,自己前前后后转了转,等到了时辰,就送温辞去周家迎亲了。

    鞭炮震天响,边上人说什么都听不见,只能看到一张张笑脸。

    等鞭炮声散了,温宴才挽着温慧说话。

    温慧的肚子刚刚有了些弧度。

    她这一胎太平,没有闹人,她照常吃照常睡,脸圆了些,精神极好。

    温宴羡慕极了:“比小殿下听话多了。”

    曹氏听见了,转过头来道:“真不知道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嫁了个那么称心的丈夫,还怀了个这么安稳的胎。”

    温慧弯着眼直笑。

    边上,温婧低声与费姨娘说着贴己话。

    她和江绪前几天才抵达京城,晓得大哥要成亲,两人一心赶路。

    可是,行水路不比走陆路,速度上自己做不了主,幸好,这两年雨水多,船运流畅,叫他们赶上了。

    入京后,江绪要入衙门,温婧忙着布置小院子,只匆匆回娘家看了一回,没有机会与费姨娘好好唠一唠家常。

    费姨娘牵挂女儿,只家中要办喜事,曹氏忙得脚不沾地,她也就尽心分担帮助,没有往温婧那儿去。

    今儿,两人才算得了机会,说说分别几年的故事。

    温宴与温章亦是一样。

    温章跟着三房一块,昨儿才赶到,往后他与温珉留在京中念书,安氏和温鸢,待吃过了喜酒,小住几日,再回临安去。

    温宴过来时,温章作为傧相,跟着温辞跑前跑后,姐弟两人只够打个招呼的。

    说家常的时间总是快。

    温慧的叽叽喳喳还没有说完,外头鞭炮声又起,温辞把新娘子接回来了。

    “快快快,看新娘子去。”温慧忙要起身。

    “大肚婆,你且歇一歇,今儿顾不上你,”曹氏把她按了回去,转头与温宴道,“宴姐儿替我看着她,不许她胡闹。”

    温慧遗憾地叹了声,亦知道肚子金贵,好在,作为男方姑子,她还是得了个好位子,看新人拜天地。

    新娘子去了新房。

    温家姐妹们一块去看她。

    周持与她们原也算熟悉,几人没有多少拘束,说说笑笑。

    外头的喜宴开了。

    霍以骁亦来了,与下了衙的霍以暄、赵子昀、徐其润等人坐在一块。

    温辞酒量普通,过来敬酒,一桌人打趣笑话了一通,倒也无人灌他酒。

    太子殿下不劝酒,其余各桌来吃酒的长辈,越发不好劝了。

    以至,席散时,温辞全须全尾地回来了。

    温宴也是在席间,才有工夫与温章多说两句。

    看着站在那儿,温和笑着的弟弟,温宴上前,比划了一下两人身高,道:“章哥儿又长高了。”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