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演技进修了解一下》原著小说_朕的甜甜圈的新书_大哥演技进修了解一下全文免费阅读

书名:大哥演技进修了解一下

简介:预收《蹚河》求个收藏_(:з」∠)_江岸最后一次出现在锦城春,带了个女人。穿着女仆装的冷脸萝莉,和一袭黑衬衫的大佬站在一起,震惊全场。后来人们才知道,萝莉早成年了。而且萝莉也是大佬,战斗力爆表那种。..

大哥演技进修了解一下每日更新中!

作者:朕的甜甜圈

更新时间:2022/05/20 10:48

大哥演技进修了解一下最新章节:66.番外二

    这里是可爱的作者一记飞旋踢接完美前滚翻提醒大噶这里是防盗章

    戴着帽子的年轻服务生笑得很暧昧, 目光往徐知舟身上瞟了好几次,又在他们俩间来回看了几眼。

    把餐盘交给他们的时候, 她笑得有些神秘,手指指向隔壁:“二位如果困了的话,隔壁走三百米有休息的地方哦。”

    李遥月呛了一下。

    徐知舟率先悠悠笑开, 朝服务生轻点了点头:“谢谢提醒。”

    转过身,徐知舟猝不及防地俯下身, 薄唇靠近, 呼出的热气呵得人痒耳朵微痒:“困了吗?”

    徐知舟天生一把好音色, 对上普通人简直就是降维打击。

    李遥月面不改色地挑出鸡肉卷、蛋挞和辣翅,皮笑肉不笑:“有病早治。”

    徐知舟挫败地深吸了一口气。

    他脑子可能梦里被驴踢了。

    李遥月选了个靠窗的位置,本来有问题要问他的,结果被彻底打岔了。

    “你为什么不收我红包?再过几个小时都快退还了。”

    徐知舟咬着薯条, 孜孜不倦地求问。

    “……不想收。”

    李遥月看着面前的人, 不笑的时候气质桀骜又冰冷,平时挂着的笑也不怎么走心,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匪夷所思的……大型犬被嫌弃后的神态。

    声线相似的人那么多。

    这几年听到像的也不在少数, 连七璋的歌里都会有跟以前那个主唱气质相似的地方, 总不能说他们也是一个人吧。

    那人如果一直唱下去, 今年可能都过而立了。

    徐知舟全程被无视, 叼着薯条生无可恋。

    吃完夜宵, 徐知舟不想让她叫车, 一手摁着她一手飞快掏出手机打开软件。

    “不是, 现在都过宵禁了, 你回去准备爬墙吗?”李遥月双手插兜,没有要动的意思,一脸无语地打量他,“而且就你这身板,就是被抓的命……”

    “那怎么办?”

    徐知舟皱眉收回了手机。

    “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啊,你不是本地的吗?”

    李遥月奇了怪了,这厮是不是有点缺心眼啊?

    “行吧,”徐知舟沉默了一会儿,倒着走了几步,逆着风的黑发被掀起,身形高挑修长,丢到哪里都是惹眼的存在。

    “那我走了。”

    这四个字他放低了音调,李遥月没注意,顺势摆摆手,朝反方向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嗯,路上小心。”

    今天糖葫芦是一颗蘸了白糖的糖葫芦。红白相间的休闲服,他没见过有人能穿得这么好看。

    徐知舟一步步往后倒着走,看见她正在垂头挂耳机,看见她脖颈弯下的弧度,不紧不慢的样子。

    这个人跟他不是一个世界的。

    她没有执念,也不焦虑。

    这可真不太妙。

    徐知舟蓦地笑了,唇边勾起极轻的笑,瞳孔里蕴着淡光。

    他回了学校附近的公寓,难得遇见了回来取东西的周修沉。

    “怎么样,礼物好开吗?”

    周修沉本来准备取完枕头就走,结果看见表弟用手臂盖着眼,往沙发上一卧,仿若死尸。

    “这么累?”

    周修沉刚想借机嘲笑他,就听见徐知舟一声从心底深处憋出来的叹息。

    “我烦。”

    “怎么了?”

    周修沉想都不用想,低头勾了勾唇:“人家不喜欢你?”

    这句话犹如火星,瞬间点炸了一颗蓄势待发的炮弹,炮弹刷地弹起来。

    “谁说我喜欢她了!”

    徐知舟沉着脸,说不清是愤怒还是什么,总之把一向冷静的周大少都吓了一跳。

    一百五十坪的平层客厅很大,他们俩都不习惯把灯大开着,只留了一盏晕黄的落地灯,灰色的影子倒映在墙上,影影绰绰,像被戳穿的心,摇晃不定。

    偌大的公寓里,极度的安静持续了十秒。

    徐知舟又陷落回沙发里。

    “那能叫喜欢吗。”

    小少爷磨了磨牙,郁闷地把鞋飞了,艹了一声:“是感谢她有眼光,有眼光好吧!”

    是非常喜欢好吧!

    不然鬼上赶着给她买单!做慈善啊!

    她连两百块都不想要,铁了心不跟他发生任何不正当债主关系,真的……

    过分!

    现在看着……却完全不是那回事。

    李遥月静静看了一会儿玻璃的倒影,恍然意识到他不是在听音乐,徐知舟神态里的锐意和不耐也并非她的错觉。

    他在跟人打电话。

    看上去,非常、非常不爽。

    不知道为什么,李遥月下意识地想,这人生起气来……

    比平时嬉皮笑脸的样子看上去顺眼多了。

    徐知舟确实是在打电话扯皮,如果不是隔着个手机,他会把电话里的人拽出来揍得妈都不认。

    之前把一份曲谱和歌词交给了个一直想要合作的公司,他堂姐在那工作,徐知舟闲着也是闲着,写得很多歌也不适合他来唱,干脆就顺水推舟卖堂姐个人情。

    结果对方有个掉链子的工作人员,私下出行的时候带着歌谱去,还好死不死被人拍下来了。

    按说这个事情要解决也非常简单,公司这边想要直接签他,包装一下,顺势把人推出去,网络谣言也就不攻自破了。

    徐知舟当即给了他们一个中肯的建议:赔钱还歌滚蛋一条龙套餐。

    公司怎么说在业界小有名气,底下有一水儿二三线艺人,平时遇上的大多是削尖了脑袋要往娱乐圈挤的,没见过这号脾气那么大的主。

    徐知舟说赔钱,老子不跟你开玩笑,如果做不到,那就法庭见。

    刚开始负责人还真当玩笑了,听那声音顶多就是个二十岁出头的小毛孩子,网络上有点名气又如何,现在是舆论为王的时代,不论真假,只论成败。现在网上的传言不破,他一首一首歌唱出来的名声也别想要了。

    结果徐知舟慢条斯理地说,我家律师别的可能打不好,名誉损失绝对陪你们玩到底,希望你们大胆试一试,陪他们练练手。

    这不好惹的主本人没露过面,能撑这么硬气,背后要真的水深……那边一合计,公司开始就着价格问题来回轰炸。

    他们想把开头的7降到5。

    五十万。

    徐知舟心不在焉地想,什么玩意儿,还不够保养他家小可爱的。

    他今天心情不好,又赶在个要命的节骨眼上。

    抬眼扫到滚动的字幕,要下的西桥路到了。

    徐知舟单手插兜迈开长腿往前走,拧起眉心,轻勾了个冷笑:“改成五也可以,那后面你给老子再加个零吧。”

    ……

    李遥月觉得她可能疯了。

    人海茫茫,她踏下站台那一刻,颇有点鬼使神差的意味。

    等回过神来,想再次冲上地铁的时候,门已经闪烁着红灯缓缓闭紧。

    她握着手机,被初冬的风吹的有些清醒,更多的是迷茫。站台上只有些零零散散的人。

    雾色与刚刚降临的夜色融合在一道,李遥月垂下眼瞥向长长的楼梯,那个影子快消失了。

    没时间思考,李遥月拔腿跟了上去。

    地铁下都下了。

    发小贺垣的约干脆就算了吧。

    反正去了八成就是帮他女友挑四个月纪念日的礼物。

    但等她走下天桥,站在门口,被店外雪亮的灯光打上面门的时候,又有点清醒了。

    酒吧?看不出高中校友是个隐形玩咖。

    李遥月想了想,紧了外套跟着走进去。

    眼花缭乱的灯光,摩肩擦踵的人群,汗液混合着酒精和尼古丁、挥发的香水味,糅成迷乱疯狂的味道。

    平心而论……这场地不算大。是一间普通到甚至有些逼仄简陋的酒吧。视线从墙角角落裸露的电线收回,她艰难地在人群里穿梭,身上的厚毛衣显然不合时宜。

    是真的热,不是假的热。

    李遥月后悔了,她第一次觉得自己不够瘦,被迫跟别人贴在一起的滋味真不好受。

    ………高中校友呢!!

    李遥月咬牙切齿地努力昂头,活像一只在大草原上放哨的猫鼬。

    踮着脚的努力猫鼬。

    她一米六八的身高不算矮,马丁靴也有三四厘米的高度,但在一堆人头里怎么也找不到那个穿黑色运动服的背影。

    像混入大海的鱼,摆摆尾就没影了。

    正准备努力扒开人群往出走,突然一阵震耳欲聋的尖叫声波浪状从人群中爆发,她毫无防备,耳膜差点不保。

    无形中却被什么牵引着,她扭过头,眼神落在远处的舞台上,一束追光打在正低头调试吉他的主唱身上。鼓手、贝斯、键盘手则都已经准备就绪,贝斯手是个留着浅紫色短发的清秀少年,看着不过十五六岁的样子,他就着台下持续的尖叫笑眯眯地抬高了手,拇指和食指圈成个半圆放在唇边,吹了个嘹亮的口哨。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