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聘》原著小说_云卷风舒的新书_华聘全文免费阅读

书名:华聘

简介:三月的桃花开了,她披着凤冠霞帔,却被送入齐王府的偏门,成为他眼中的一堆烂泥,眼睁睁地看着吴国公府被一把火烧成灰烬。这一世,她不会再让他们踩着她亲人的尸体,成为尊贵!她要给仇人寻一个最痛苦的死法!更要..

华聘每日更新中!

作者:云卷风舒

更新时间:2022/05/21 09:46

华聘最新章节:第912章 番外五

    林枫和周云萝死在监狱里时,外面忽然落了雪。

    雪花纷纷扬扬漫天飞洒,落在人脸上一片冰凉。

    有太监提了手炉打着哈欠说:“今年的雪下得特别早啊。”

    不久,两具尸体被抬出来了。

    放在担架上,雪花渐渐落下,盖在尸体身上。

    林福尔和妻子林绿袖过来了。

    林福尔跪下来,把林枫脸上的雪给擦去。

    他擦得是那么认真,那么专注。

    因为他知道,过了今天,他将再也没有机会给生父擦脸。

    生离死别,林福尔也是见过的。过去知道有那么一个生父存在的时候,林福尔甚至还不想见林枫。

    他觉得林枫就是他的黑历史,林枫让大家看不起他。

    直到林枫辛苦做了礼物给他,这个被人们成为恶毒的男人眼睛里流露出对孩子的疼爱,把林福尔的心缓缓融化。

    林福尔知道,不管他愿不愿意承认,这个世界总有那么一个人在深深爱着他。不管他认或不认,林枫都会爱着他。

    他想着小时候,官兵集合,林枫偷偷跑过来看他,不顾被抓走的危险,塞给他他最爱吃的冰糖葫芦。

    他后来很爱吃冰糖葫芦,哪怕牙都烂掉了也吃。却不知,他都是因为林枫。

    他以为自己不想认的,可是现在他知道自己错了。

    “爹。”林福尔抱着林枫,埋头痛苦起来。

    雪花打湿了他的衣服,头发。

    可他丝毫不管。

    林枫的体温已经冰凉,林福尔真想把他给捂热,如果热起来就能复活的话,林福尔真想抱紧林枫,用自己的体温让他重新活过来。

    林绿袖搂着林福尔后背:“夫君,人死不能复生,不要这样。”

    林福尔略微抬起头来,嘴角用力抿进泪水道:“我曾经以为跟父亲的日子还会很多,来日方长,我可以先慢慢过自己的日子,谁知道……人生总是不停地在说再见,并不是每一次都来得及告别。”

    林绿袖用宽大的袖子擦拭着林福尔的泪脸,“夫君,你还有我,你还有我。”

    林枫下葬的时候,林策也过来了,虽然林枫是罪人,可林策还是给林枫修了一座陵墓,为了林福尔。

    生怕林枫一个人太孤独,把周云萝也跟林枫葬在一起。

    林福尔穿上白衣,为林枫守孝三年。

    死者为大,吴国公府也重新把周云萝和周仪加回族谱。

    周希和周芳芳也让自己的子孙过来跪拜周云萝和周仪。

    吴国公府又回复了几代之前的盛况。

    在一次过年前,白秀珠死了。白家正式被白泽栋接管。

    白泽栋已经娶妻生子,成熟了很多。虽然他心里还藏着一个人,可不影响他成亲,跟另外一个女人在一起,说着甜蜜的话。

    他安慰自己,她已经死了,他是为了传宗接代。

    白家挂起了白色纬布,笼罩在白家的是阴森森,而不是过年的喜气洋洋。

    林策也在衣袖上套上白布,白薇薇更是一身孝服,哭得好像泪人一般。

    在外边周游列国的林仲超听说了,也赶回来。

    他和周筝筝对着白秀珠的灵位拜了拜。

    然后他们回到吴国公府过年。

    好久没有回娘家了,周筝筝思绪万千。

    和白家不同,吴国公府处处都是红色,大堂正中还摆了两个大寿桃。

    周筝筝跪在周瑾轩和林莜面前,哽咽着敬茶:“女儿没有好好孝顺父母,是女儿不孝。”

    林莜摸了摸周筝筝的头发,笑道:“儿啊,不管你在哪里,爹娘的心都时刻牵挂着你啊。”

    周筝筝点点头:“女儿就不应该长大,长大了就要离开父母。如果再来一世,女儿只愿侍奉于父母膝前。”

    周瑾轩握着周筝筝的手说:“阿筝,不管你在哪里,你要记住,你永远都是我们的骄傲。”

    周筝筝抱紧父母。

    周筝筝在吴国公府住到了正月末尾,又跟林仲超启程了。

    林莜念叨着给他们收拾行李。虽然有下人,可是林莜还是亲自给周筝筝收拾,生怕少了一样。

    儿女长大了离开父母,似乎就是命运的循环,谁都逃脱不掉。

    周筝筝走的时候回头看,周瑾轩和林莜还在她身后一直凝望,周筝筝急忙挥挥手示意他们快回府。可是他们没有。

    女儿没有消失在他们视线,做父母的都是不会主动转身的。

    孩子和父母各自朝着相反方向离开,先转身的一定会是孩子。

    周筝筝回头对林仲超说:“夫君,今年我们五十岁了,还是要离开父母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我们是不是太自私了?我们是不是应该留下来孝顺他们?父母可是有一年少一年了。”

    林仲超在妻子额头上轻轻一吻,“留下来,他们也是会老。”

    周筝筝还是走了,为了实现周游列国的理想,只是明显没那么开心了,心头多了不少牵挂。

    几十年后,大茗朝繁荣昌盛,周筝筝和林仲超回来了,百姓们载歌载舞欢迎他们。

    周筝筝说:“如果还是前世,恐怕不会那么幸福。”

    幸福是幸福,只是,周瑾轩和林莜都已经去了。

    周筝筝没有见到他们最后一面。

    吴国公府里,他们的灵堂大门口种上了不少柿子树。

    周筝筝说,柿子长得像灯笼。每年秋天,柿子成熟的时候,就好像在灵堂边挂了很多小灯笼,红艳艳的真好看。

    周筝筝满头白发,脸上落满了皱纹,跪在灵位前,哽咽道:“爹,娘,女儿来看你们来了。”

    父母的样子已经在脑海里越来越模糊了,她想不到,她也能忘记从出生就一直在她身边的两个人。

    林仲超抚摸周筝筝的白发,“阿筝,如果还有一世,我们再在一起。”

    周筝筝点点头,和林仲超紧抱一起。二人的苍苍白发搅在一起,分不出是谁的了。

    只是两双手还是能分得出,虽然都已经爬满了皱纹。

    白净一点的是周筝筝的手。

    父母和孩子是一场孽缘,夫妻之间又何尝不是?

    总有一个人要先走,先走的那个会比较幸福,后走的那个会更加平静。

    林策和裕儿也都过来了,子子孙孙也都过来了,他们在灵堂门外商量着,要怎么给周筝筝祝寿,又到了周筝筝的寿辰日了。

    周筝筝看向灵堂外站着的儿子林策,女儿林似玉,孙子裕儿,三个孙女和两个外孙,以及很多个玄孙们,嘴角露出微笑来。

    “超哥哥,再抱我一会儿吧。”她说,然后闭上了眼睛。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